烟台新闻网

江苏民企南京建工、宏图高科债券双双再违约

江苏民营企业南京建工和鸿图高科债券再次违约!

去年年底,在雨润和三大先锋之后,南京的另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南京富豪(后来更名为“南京建筑”)出现了债务风险问题并一直持续到今天。近日,南京建工和三家公司上市公司宏图高科技债券再次违约。

南京建工28亿债券将再次违约

“企业预警”显示,截至目前,南京建工已拖欠三个债券,即“17富02”,“18富01”和“G17富1”,累计违约债券规模为28亿。

今天上午,“企业警示”显示南京建工集团宣布已初步打算向投资者延长“17富02”本金和利息。

具体而言,“17 Rich 02”应于2019年6月17日支付本金和利息的出售(因为非交易日期为2019年6月15日,然后延长至2019年6月17日)。元。目前投资者最初同意为“17 Rich 02”债券本金和利息共计3.18亿元人民币(该公司已将300万元转入投资者的内部账户,该账户将用于偿还现有债券的本金) ,最后延长期将签署。延期协议的内容为准。

根据“企业预警”的最新数据,目前南京建工程债券存量为62亿元,库存仅9件,分别为“16富04”,“16富03”,“18富” 01“,”17 Rich 04“和”17“。 Rich 03“”G17富2“”17丰富01“”16丰富02“”16丰富01“。其中,”16 Rich 02“和”16 Rich 01“发行规模分别为6亿和14亿,债券余额分别为2亿和8亿,而两债的剩余余额为11天。

此外,由于资金链断裂,南京建工集团在南京停止了一项重点交通项目。据《新华日报》报道,自春节以来,疏港公路(位于栖霞区)两年多的建设改造工程已暂停,该项目的中标人为南京建设。

疏港公路改建工程总部综合办公室主任程军表示,中标的资金链中断导致项目停工。事实上,它与项目的建设模式有很大的关系。该项目采用BT模式建设,即招标建设单位预付资金。施工,验收验收后,政府将重新购买。然而,获奖单位的资金链,南京丰实业控股集团(现更名为南京建工集团),引起项目建设单位及其子公司南京东路桥梁工程有限公司的牵连。由于缺乏后续资本投资,该项目于去年12月底暂停。至今。

去年12月底,南京建功(当时名为“南京富豪”)首次违约。几天后,南京建工集团宣布,在南京市政府的支持下,解除了警报,解决了所有债务。 (2018年12月28日:《又一民企陷“短期流动性”困境南京丰盛45亿元债券交叉违约疑云浮现》)

美好时光不长。今年3月以来,长安信托和中融信托先后相继“闯雷”南京建筑工程。担保方南京新港发展公司被迫参与,因为它为南京建筑工程信托融资提供了担保。 (2019年4月4日:《南京建工债务危机持续发酵又一家信托公司“踩雷”10亿新港开发卷入漩涡》)

宏图高科债券再次违约至7亿元

南京的另一家私营企业,即三胞集团旗下的,也陷入了债务风险的泥潭。最近,宏图高科三家公司也违约。

7月24日,宏图高科宣布2016年中期票据“16号宏图高科技MTN001”第一期发行总额为7亿元人民币。计息债券的利率为5.00%,并且在支付期间每年支付一次利息。利息支付日期为7月22日。但是,由于公司无法按时支付本金和利息,因此构成严重违约。

事实上,这是宏图高科第三次拖欠债务。在21世纪的经济报告中,发现2018年11月,宏图高科首次拖欠债务,默认产品“15号宏图MTN001”发行规模为7亿元。兑换日期是2018年11月25日。

一个月后,宏图高科发布的“18号宏图高科技SCP002”也于2018年12月7日宣布偿还本金和利息,涉及本金6亿元,利息3328.7万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宏图高科还将于7月24日(今天)推出“17红土高科技MTN001”债券。本期债券发行总额6亿元,现债券余额5000万元,计息债券利率8.18%,应付利息和应付利息5409万元。

除南京建工和宏图高科外,雨润集团还面临债务风险问题。

今年1月22日,雨润集团创始人朱一才回归,被拘留3年零10个月的朱仲才在中央政府高度重视民营经济发展后回国。珠裕金融回归后,雨润集团的最大需求是尽快恢复流动性,恢复金融信贷,稳定业务运营。与南京建工集团和桑塞尔集团相比,雨润集团相对平静。

陈志杰